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 電話:0818-2250711

首頁 行業頻道 巴渠文化

陳衛東:十七年賨人考古致力建立巴文化體系

在川東地區,有一支考古隊常年忙碌于各個考古發掘現場,在城壩遺址和羅家壩遺址我們也總能見到他們埋頭苦干的身影。當他們在城壩遺址做第七次考古發掘時,記者覷準機會,在一農戶家中,找到了正在整理資料的考古隊負責人。

執著逐夢巴文化

“我不在宣漢羅家壩遺址,就在渠縣城壩遺址。”從最初到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到從事巴文化的發掘和研究,十多年來,陳衛東一心撲進巴文化,幾乎跑遍了川東各大重要的巴文化遺址。其中,他在達州兩大遺址進行考古的時間相對較長,每年考古隊要在這里待上七八個月,因此他對這片土地不僅有期待,還多了一份“鄉情”。

“故宗國,城在流江(縣)東北七十四里,古宗國都也。”這是《太平寰宇記》中的一段記載,其所指方位與現在的城壩遺址頗為相似。此地是否真的是賨人國都“宕渠城”,當時人們的生活面貌如何,整個巴文化體系又到底是怎樣的脈絡,等等問題都有待考古隊去探索。陳衛東告訴記者,并不是每次考古發掘都一定有重大發現,有時他們耗上大半年,可能就只出土些普通文物,但2018年和2019年兩次發掘都給他和考古隊帶來了大驚喜。

2018年,考古隊員在做文物清理時,意外發現出土的文物瓦當上竟隱約可見“宕渠”二字,這讓考古隊一下炸了鍋,文獻中記載的“宕渠城”也因此被進一步證實。當年出土的200余件漢代竹木簡牘同樣珍貴,“墓穴的竹簡是人為放置,而遺址是人們日?;顒訁^域,遺址中出土竹簡,放射的是漢代社會的方方面面。”陳衛東介紹,200余件漢代竹木簡牘的出土不僅為研究當時當地的真實生活提供了可靠依據,還直接提升了城壩遺址的文化底蘊。

2019年,即將結束當年工作時,突然出土了兩件青銅器,這讓原本沒有大收獲的考古隊全員興奮,擴方后果然有了大發現——“賨人”貴族船棺墓葬。

陳衛東是陜西人,進入省考古院不久,他便深入達州并經常駐扎于此,至今已有17年。2018年,作為渠縣城壩遺址項目負責人,陳衛東代表團隊獲得了中國考古界的最高獎“中國考古學會田野考古獎”一等獎,這份榮耀是對他們數千個日夜埋頭苦干的濃縮和認可,其背后承載著的亦是他10多年來執著的追求。

理清城壩遺址空間布局

17年來,陳衛東和他的考古隊致力于建立巴文化體系,每年他們先得完成當年的發掘和整理任務,然后還要根據出土情況規劃之后的工作安排。“今年,我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解決城壩遺址的空間布局。”陳衛東向記者介紹,多年來,考古隊找到了城、津關、東周墓葬、西漢和東漢墓葬群,看起來空間布局似乎已經比較清楚,但對一個封都于560萬平方米的超大型遺址來說,這是遠遠不夠的。

所以,他們首先要整理目前出現的一些重要遺存。例如郭家臺城址區,雖然考古隊已弄清了它的街道和城門,但城內部整個街道的分布如何,兩邊建筑有哪些現在還不是非常清楚。2018年發現的津關(用于控制、瞭望、觀察)遺址,因為是國內首個水路關隘遺址,很多東西尚不清楚。比如津關是否有城墻,內部其它建筑怎樣布局,作為一個關口,這里又是如何出入的,這些問題都有待他們今年去解決。

城壩遺址考古隊的再一個重點就是目前正在發掘的東周墓葬區。文獻記載此處為賨人國都,與國都相匹配的,要么是大型城址,要么就是高等級墓葬,只有具備這兩者才能被稱之為“國都”,或者說是巴人超大型的、非常重要的區域。去年意外發現的高等級墓葬,出土了一批對巴人來說極為重要的禮樂器,但這僅有4座墓葬,是否還有一批人一起埋葬于此,人們的生活區又何在,這也都需要考古隊接著探索。陳衛東表示,遺址空間布局的整理工作目前正有條不紊地推進,其內部的主街道走向已經畫出,今年考古挖掘可能會持續到10月份,相信巴文化體系研究能有一個更大的進展。

考古繁瑣但迷人

穿過幾間屋舍和農田前往發掘現場,遠遠就看見十多位村民在探方里刨土。走近探方,里面已經淺淺地挖出了幾條探溝,考古隊員趙建坐在一條探溝旁悶頭畫圖。

“陶碎片的清理和修復比較繁瑣。”代兵是考古隊里的修復師,陶器初期的修復得先在他手中完成,再送至省考古院做精確修復。文物發掘回來時,全被泥巴包裹著,清洗過后才能開始拼對,再組成完整的器物。但陶質若不好,見水容易融化,他們必須先把附著的泥巴小心清理掉后,再晾干,并根據陶制情況看能否清洗。不能洗就得用棉簽一層層輕輕地剝離泥巴,直到紋路出現。清洗完畢,他們就要根據數百個零散的陶碎片顏色、厚度、表面紋飾進行大致分類,這極考驗修復師的記憶、空間架構、邏輯推理各種能力。

在辦公桌上,記者看到一個目測鼓腹30厘米左右的陶罐正處于修復狀態。代兵介紹,這樣一個陶罐,光是拼對修復就需要10天左右時間。陳衛東告訴記者,為了工作正常開展,考古隊租住在村民家中,隊員每天野外工作七個半小時,下午收工回來整理當天的日記、照片、圖紙、記錄等,一般晚上9點多才會處理完,若遇當日出土量大,所有人需要徹夜整理。

客廳是考古隊的工作間,到處擺滿了各種資料和文物。他們的話都不多,一旦沉進工作,更是一言不發??脊艑W家有他們的孤獨,在人們都在忙著展望和奔向未來時,他們埋頭研究和對話的是人類的過去。“城壩遺址還有多少驚喜未可知,這里每一寸土地下,都可能暗藏著一段精彩的歷史。”

陳衛東在川東考古已經十多年,帶領考古隊做了不少重要的發掘和發現,他現正帶領年輕一代的考古隊員們熟悉川東的考古工作,并逐漸穩定在這里。陳衛東等考古學家們為發掘川東歷史灑下了青春,而在川東考古史的時間維度中,同樣也刻下了他們的名字和專注的身影。

責任編輯:張致鋮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麻将抢红包 上证指数今天多少点 山西新11选5走势图表i 彩吧论坛首页 上证000001指 浙江6十1开奖公告 欢乐彩票这个软件 淘股吧股票论坛电脑版类似淘股吧的其他论坛股票高手论坛 必中三码期期开奖 江西11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股票散户交流微信群